与“李鸟”有点儿关联……

  超远程确实是中国独有了。外国赛鸽先进国家,先行做了超远程试验,否定了不科学、不合理的距程之后,不再保留超远程赛制。我们“后来居上”再试验一把,半个世纪了,虽屡屡头破血流,结果也跟洋人试验的一样一样,嘴上还不认输呢!心里仍不知道这玩意究竟最远飞多少公里的比赛距程合适。

  又逮着题目了——李梅龄先生那会功夫也不知道“这玩意儿究竟最远飞多少公里的比赛距离合适”,刚买来的“枪”,得打几枪试试有多准,能打多远。但是,李梅龄在天津—上海,这样远程距离上,要屡次试验能不能比洋人打得远。而且还迅速发现,深毛的“枪”能打得更远——甚至,李先生打眼一看就推测出深毛的会打得更远。纵然那不是为了爱国,而是为了赢钱……

  “李种”还能回来吗?

  1、没有保种能力,当然要退化。中国引进的动物品种,哪一个没退化?哪一个没在退化中?这间接在证明咱们的保种能力都没有,都很差,就别说育种了。不是我贬低鸽界——农业部、动科所都保不住种系,你一个养鸽子的“个体户”,得瑟什么?

  2、市场有无需要,已无需要,不但退化,还要消失。“李鸟”最近屡被提起,就是因为竞翔环境不利,尤其是公棚莫名其妙丢得惨,众人才想起以“李鸟”为代表的老种系。但是,德国人和欧洲诸赛鸽强国给我们预备好了眼花缭乱的“李种”,可以随时引进,还不必花李梅龄当年那么多的的银子……

  3、这儿原准备说“提纯”的,有了1和2,这段儿就不用说了。但是,这些标准的育种术语和做法,一直没从中国养鸽人的嘴上消失,却从来没见中国养鸽人做到哪一条。我的意见,能力不行是一个原因,现在国际鸽界的布局,根本就不需要中国鸽人在育种方面做什么,所以,我们说那些豪言壮语,总被打上“爱国”的标签,不然没法说出口……

  李梅龄到底会不会育种?

  这句话招砖可能性是有的,只限中国,赛鸽育种强国的老外,可能历来就是这么认为的。

  依我看,这句话至少50%准确,小范围说说,正确率超过50%。

  1、“李鸟”的源头要不是买的,而是李梅龄自己培育的,说这话的会被砖砸扁。

  2、李梅龄是有些“章程”的,不像现在一些鸽界的没头苍蝇,嘛嘛蛮不懂。注意一下,那个时代的高手,都是技艺了得的人物,懂医学就懂生物学、遗传学……,至少不至于迅速糟蹋了引进的优秀鸽种。

  3、李梅龄不懂育种,或半懂育种,怎么评价?他至少懂保种——将外来优秀赛绩鸽的基本性能遗传不走样、不明显退化。在外观上,刻意将竞翔性能与羽色连带捆绑延续,这在商业领域的意义上更突出。是他这个“小广东”在上海滩摸爬滚打,学到的基本商业运作技能。跟小矮人詹森家族一样,将一系“詹森雨点”呈献于天下近一个世纪。否则,“李鸟”什么羽色都有,即使封闭时代,也不会流传那么久。就是这,才让鸽界的“混混儿”们,长久地以为李梅龄很会“育种”。

  再说一句:李种的源头,在中国还是在德国?

  原装奔驰、宝马在中国跑着的还少吗?那还算不算德国车?

  如今北京出奔驰,沈阳出宝马了,那还是德国车吗?你说那是中国车了,德国能让吗?国际承认吗?

    詹森与李梅龄的异曲同工之妙

   詹森和李梅龄看似风马牛,实际上有非常大的相似之处。詹森家族两代人,基本经历精选种鸽引入,发生优异赛绩,然后以商业眼光尽快固定自家鸽的外观,尽可能有独特的羽色,与众家以示区别。最好能有一段赛绩与输出都辉煌的时期,这个时期若足够长,就一劳永逸,达只售不赛的状态。 
   詹森选定的羽色模式是一种独特的分布不规则浅雨点,这样的羽色在中国大陆上世纪90年代才被人固定认识。深色的绝无仅有,红的与同样独特羽色的石板灰,在后院干活,对外称不喜欢,实际上是不要让杂色干扰了浅雨点正宗产品的销售。实况是既不干扰,还帮忙作出。你看欧洲人比中国人傻多了,货色不乱和货真价实还是坚持做到的(要不说他傻嘛),至于詹森还输出灰鸽,则因灰是原始色,一配就出现,与浅雨点差不多,也好卖,不计较了! 
   李梅龄从引进种鸽开始就有同样的想法,他把浅色的给了黄钟,自己留深羽色的。大概有这样几个可能:喜欢深的;深的比浅的表现好;深的羽色在当时更独特。引种起点高,迅速获得优异赛绩的概率很大,竞争对手又不多,李氏立即进入下一步,种鸽销售。固定品牌即深雨点,一成不变。在基本封闭的情况下,李梅龄本人也没有想到能持续到20世纪末达近70年之久!(他70年代去世后又延续20余年) 
   同样是大师级的汪顺兴,产品的一致性这一点做得不如李梅龄彻底,所以在赛鸽感悟和鉴定方面可能功力不输李梅龄的汪,几乎同时代,声名和影响力却总是逊于李(可能有身份因素)。慕利门培育的“火凤凰”做到了一半,作为独特品牌模式是没有问题的,但那羽色的鸽子种用不利,竞翔差,也很难大量生产。不是老慕不努力——赛鸽类中已经很难衍生全新的羽色了。 
   杂交或远缘掺血取得赛绩,我认为是不二法门。但下一步的走法,通常认为是近交固定。固定什么?一为赛绩,二为外观。这两者之间有明显的连带关系,但非绝对捆绑出现,所以,欧美人“傻”,能细心耐心坚持做到既有性能,又有外观的一致性。中国人“精”(不说猴急了,要爱国),要赛绩,要好卖,要快卖,所以一般等不得外观统一,都卖得种鸽也出手了,还统个什么一?

    为什么再提李梅龄? 
   对于李梅龄,无论是是歌颂还是诋毁,都对现时的中国竞翔界不起什么作用了,那个时代过去了,一去不复返。但是这次再提李梅龄的用意是,不要再利用李梅龄当做中国鸽界的强心针、麻醉剂和杜冷丁了…… 
   每当在国际鸽界为“种系”而窘迫时,我们就打一针“李鸟牌”麻醉剂以产生幻觉,久而成瘾。 
    换个针剂牌子? 
    对不起!没有。 
    这个可以有。 
    这个,真没有!